凯撒

放不下

天飞系列文--人生八苦之放不下

请配合杨宗纬唱的《长镜头》食用


四月份,春回大地,草长莺飞。公园里有小孩子放着风筝,快乐的跑来跑去。我从窗子里看见春天的到来,树上的桃花开的很漂亮,像极了他死的时候衣服上绽开的大朵大朵的血花,美的刺眼睛,让人想忘也忘不掉。

  穆剑云来看望我,我用了酸奶来招待她,没办法,家里只有酸奶了。她看见放在桌子上的酸奶表情复杂“还喝着酸奶呀,喝了这么多也不见得你得皮肤有什么改善。”她似乎是想说什么却又咽下,最后发出意义不明的询问。“一点一点来嘛,改善皮肤是一个长期的工程。”我不在意的说。没办法,自从薛天被我一枪打死,孟云被我逮捕归案后,他们看我的眼神就这么奇怪,欲语还休,欲说无言的,总是一副想说什么有不敢说的样子。真是的,我又没有那没脆弱。

  似乎是被我的态度激怒了,“罗飞!”她生气的吼。

“放心了,我没事儿,都过去多久了。你 们还一直这样小心翼翼的,这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

“那好,既然能说,那么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搬到这个地方来?还当起了宅男,我看你连上课都不想去了。”

“看,那儿,薛天就葬在那儿,我住在这里,每天早上都能给他道一声早安,晚上祝好梦。等我死了,就能就近埋在那儿,和薛天一起。这个答案你满意了?我指着窗外不远处的墓园告诉她。

“罗飞!你别这样!薛天已经死了五年了,你这样,有意义么!有意义么!”

“没意义,只是你们能让我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呆着么,从五年前开始,你们一次又一次的来,一次又一次的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我都说了,我很清醒,我很正常。我知道是我开枪打死了薛天,哪有怎么样呢?我没有想要自杀,也没有疯。只是想一个人清清静静的呆着,你们怎么都不能如我的愿呢?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揭我的伤疤,有意思么!”

“你很正常?那么你来告诉我,除了我 们,你有多久没有和别人说话接触了,你把薛天房子里的摆设都照着原样搬过来,这又有什么用呢?他不会活过来了,他不会说话了,他已经死了,罗飞!”

“我当然知道他已经死了,可是不管死活,我总是想陪着他而已。放心,我不会自杀,我会活得好好的,我要连薛天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也不会疯,我会很清醒的,毕竟我不想忘了他。”

“那孟云呢?这么些年你一次都没有去看过她。”

“我不想见到她,我们两早在十七年前就已经结束了,可笑的是我一直不承认,不过五年前就已经彻彻底底的结束了。”

“你是不想见她,还是不敢见她?我看你是不敢面对她还活着薛天却已经死了的事实!”

“够了!你走吧。”

又是一次的不欢而散,我知道他们是为了我好,不希望我沉溺在往事里出不来,可是要是能这么容易的放下,世间就不会有那么 多的痴男怨女了。也不会有这么多人殉情了。到底,我还是放不下。

记忆又回到了五年前,和薛天的最后一次的见面中,就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咖啡馆。薛天照旧点了一杯咖啡和一杯酸奶等着我,不一样的是店里只有我很他,而店外有很多的警察。

   “好久不见,罗警官。”他的脸上带着我熟悉的笑,属于薛天的笑。“好久不见,薛天”。是的,我与薛天确实是好久不见了,前面和我们见面的是DARKER,不是薛天。“唉,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认真的回答我。”他忽然收起笑容认真的看着我。“当然,你可以问。”我有点错愕。“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只要一点点。至于是那种喜欢,我想你应该是知道的。”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我有点发愣。“当然有,而且不止一点点。”过了一会儿,我答道。“那样就好就好。”他似乎是很满足的样子。看见他这样,我的心里有点慌,好像有什么不好的的事就要发生的样子。“唉, ,罗警官,你知道孟云还活着吧。”薛天又开始笑了,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好沉默。后来我无数次的痛恨我的沉默,我始终都认为是我的这段沉默才让他做了那个决定,那个让我悔恨一生的决定。

   “别这么紧张么,罗警官,放松,放轻松。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我和孟云,我们俩个今天要死一个,你说,让谁死谁就死,好不好?”薛天依旧是笑着的,但是嘴里的话却让我心惊,“你在弄什么!薛天”我低吼。“啊呀,看来罗警官不好选呢,没关系,我怎么舍得你为难呢,我来选,我死吧。”他轻巧的从好看的嘴唇中吐出话来。“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急了。

  “别着急啊,罗警官,和我再聊一聊吧。我在这座城市的无数个地方安上了炸药,控制器在我的心脏里,除非我的心跳停止,要不然这座城市的无数个地方会爆炸,还有半个小时,你只有杀了我才能拯救这座城市哟,罗警官。”“你怎么敢!薛天,你怎么敢!”我抓住他的衣领吼道。“别紧张啊,还有半个小 时,不和我聊一聊么,来,把枪拿好,看好时间,要不然爆炸了别怪我哟。”他把枪放在我的手里。

   “别这样,薛天,别这样。”我哀求道。他却不理,只是一直在说话“罗警官,我把钱都转到了你的户头上,够你这辈子舒舒服服的过了,可以喝一百年的酸奶都没问题了。”“还有房子,也都转到了你得户头上,好好的照顾好我的家,当然还有你。”“这些都是干净的,你放心用,对了,不要觉得愧疚,我很高兴能死在我喜欢的人的手里。”“不要忘记我哦,不过如果实在受不了,那还是忘了吧。”“我在下面等你,你不活够一百岁,我不见你。”

他一直说一直说,突然停了下来,“开枪吧,罗警官,要不然这座城市就会被毁掉哦。”我觉得手上的枪好冷,冷的我整个人都在发抖,我突然明白了周浩对韩灏开枪时的心情了,怪不得那以后周浩就辞职离开了这座城市。我最终还是开了枪,他的血在衣服上溅开成了大朵大朵的花,刺眼极了。

     后来,我从警局离开了,回到学校继续教书,本来我也是想离开的,可是这座城市里有我对他的所有的回忆,我舍不得。我搬到了离他沉睡的墓园很近的地方,天天给他早安午安晚安。专案组的其他人都觉得我疯了,可是我清楚的知道我没疯。我将一辈子的背负着亲手打死自己挚爱的罪孽,一辈子在地狱里沉沦,洗清我的罪孽,然后,我就可以高高兴兴的去见他了,告诉他我当初没说出口的话。

我爱你。


评论(1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