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撒

我见过你

与电视剧剧情有出入,时间线混乱,人设略崩。

 

“将军,我心悦你……..”还未褪去稚气却已经英俊至极的脸上带着好看的笑意,青年的眼中带着笃然的坚定,月光照在他的脸上,好看极了。

“叮叮叮叮………哐当!”尽职尽责的闹钟遭到了主人的毒手。“烦死了”床上的男人带着起床气,不耐烦的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洗漱准备上班。

罗飞,男,警校最年轻的正教授,受上级的命令加入专案组,专门负责处理darker一案,今天是去专案组报道的第一天。

在去上班的路上买了个煎饼,罗飞边吃边回忆昨天晚上做的梦,从十二年前开始,一直做着相同的梦,总是梦到一个英俊的男人,他总是说着同样的话,眼睛里闪着光。罗飞从一开始的震惊到现在的平静,一转眼十二年就过去了,这个不会变的梦陪着罗飞走过了十二年的时光,陪着他颓废,陪着他自我放逐。陪着他一天一天的过日子。

虽然还没有正式报道案子就来了,但是案子比什么都重要,罗飞跟着大部队来到了案发现场,经过一系列的检查罗飞得出了一些关于案子的结论。然后就遇见了专案组组长韩灏,因为罗飞还没有正式的报道,所以韩灏组长不认识他,在罗飞还在解释的情况下让人把罗飞拖了出去。在大门口罗飞和自己的精分也就是所谓的第二人格就案子的情况展开了讨论,自从十二年前发生那件事之后,罗飞的精神状况就极其的不稳定,最后产生了一个集自恋、逗逼、奇葩于一体的第二人格。

讨论完了案子,第二人格消失,罗飞抬头看见马路对面的咖啡馆,从咖啡馆的角度是能看清楚案发现场的情况的。抱着不放过一点线索的想法罗飞走了进去。“没事儿我们谁往马路对面看那门里走出什么人,连监控都拍不到哪儿,要不您问一下那位先生?他坐那儿一下午都没动过。”在罗飞的询问下服务员指着坐在窗子边的男人说道。罗飞走了过去,“你好,我是……”“警察,我听见了,坐。”男人抬头看他。看见男人的脸的一瞬间罗飞就懵了,这明明是,明明是他梦中的那个男人,那个在梦里陪了他十二年的人。梦中的人一下子出现在现实中,冲击实在是太大了。感谢罗飞作为一个警察的优秀能力,在这么大的冲击中还能勉强保持住清醒,把想要问的问题都问了,只不过谈话的节奏都被对面的男人掌控着。

“我想请问您一件事情。”

“我想先请问您一件事情,能借我两百块钱吗?”

“什么意思?”

“我今天出门的时候忘拿钱包了,刚给我朋友打电话让他们送过来,可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还没给我送过来,所以我想先借两百块钱结个账。这钱包可以啊。谢谢。”

“我想请问您今天下午有没有看到从那栋楼出来一个人,背着一个双肩背有可能带着一顶帽子。”

“准确的说,不是带着一顶帽子而是帽衫,而且时间应该是一点三十七分。”

“记得那么清楚?”

“这上面的时间是一点三十六分,人生嘛,难免与美女擦肩而过,就在给这位姑娘拍完照片以后,这个姑娘就碰上了那个帽衫背包男。”

“那你有没有拍到哪个帽衫背包男?”

“拍他干嘛,我又不是Gay。”

“别心疼,我会还你的。算你运气好,我给你开了个理财账户,今天下午我是十二点半到的这里,本金是三百,我下午没事干,在纳斯达克和纽交所转了几圈,现在死亡本金应该是五百七十八块三毛。这是你的密码和账户,提现、查询随便你。“

“你是私人理财顾问?”

“bingo!”

“等会儿,你说我的本金有三百?”

“没错,因为我还有再跟你借一百,你总不能让我做公交车回家吧。再见。”

“你有没有看到那个人往什么方向走了?”

“公交车站。”

目送这个叫薛天的男人离开,罗飞拿着他的名片发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巧合的事情?梦中人竟然会出现在现实中,罗飞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算了,先不想了,案子的事情比较重要,罗飞把薛天的名片收好走向了案发现场。但是因为被薛天的出现吓懵了的脑子还没有恢复正常,在面对韩队长的时候没能完美的证明身份,以至于被怀疑身份扣押。

经过一天的折腾终于在晚上大家一起见面了。专案组一共有7个人,组长韩灏、心理专家穆剑云、法医梁音、电脑专家曾日华、痕迹鉴定专家尹剑、武力支持熊原,加上罗飞。

韩灏,男,原刑警队一队长,以绝对优秀的成绩从警校毕业加入刑警队,期间破案无数,作风强硬,是刑警队的台柱子,确定是脾气太臭,得罪的人太多,在警局里面毁誉参半,丁局长重点培养的接班人。

穆剑云,女,留样归来的海归心理学专家,长得漂亮,履历漂亮,能力也很是漂亮,擅长进行心理侧写,缺点是说话太直,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习惯性的对周围人进行侧写。

梁音,女,实习法医,高材生,技术好得没话说,在学校时已经被各个警局里的前辈们看好,被誉为法医天才,缺点是爱好比较奇葩,对尸体的好感比对人的多。

曾日华,男,典型的技术宅,三年警局的技术比赛冠军,擅长网络信息安全和维护,缺点是太不成熟。

尹剑,男,拉低警校毕业率的人,超级偏科,脑子好用但是体能差到爆,擅长于痕迹鉴定等一切用脑子的事,缺点是性子过于懦弱胆小。

熊原,男,原特警支队副队长,因为在一次执行公务中下手过猛,出了事故,后调入刑警队,擅长爆破、枪械,蝉联警局三届散打冠军。缺点是脾气暴躁,下手狠。

看着周围的几个人,罗飞不禁感叹丁局长实在是用心了,这些人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是能力绝对的好,想来是案子的重要了。

回到家,罗飞倒在沙发上,手中拿着薛天的名片想着他。薛天一看就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性格坚毅,能力出众。就算是在没有带钱包没钱结账的情况下,他也不急躁,安静悠然的等待着。面对一个警察的询问,他不卑不亢,清晰的叙述,就算是对一个陌生人借钱,他也不会显得低人一等,谈话时,喜欢用动作来加重语气,语言幽默,用词严谨,对于服务员很有礼貌,显示了良好的教养。怎么看都是一个优秀的大好青年。最让罗飞在意的是薛天和那个出现在他梦中的男人长得一模一样,可是罗飞从来都没见过薛天啊,再说十二年前薛天估计都才十多岁,梦中的男子一出现的时候就是青年的模样了,他们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吗?真是头疼,想的罗飞头都炸了。

 

 

“将军,我心悦你……..”

“仲云王子逾矩了,这月朗风清,王子估计是醉了!”一身戎装的男人脸嗖的便沉下来。

“将军!将军说得对,是仲云无状了,酒意上头,先告辞了!”青年深深的看了男人一眼,转身离开,没有回头。

罗飞早上醒来难得的在床上抱着被子发呆,他现在可以肯定昨天见到的薛天和他梦中的仲云王子一定有关系了,见了薛天一次,连他十二年来毫无变化的梦境也开始变了。罗飞综合了梦中的情境得到了几点结论:1、在他梦中出现的那个青年叫仲云,是个王子。2、新出现了一个叫将军的男人,仲云喜欢这个男人,但是告白被拒绝了。3、这个叫将军的人长得跟罗飞他自己一模一样的!!!意思是搞不好前世罗飞跟薛天有什么感情上的纠葛,对于这一点,罗飞表示:吓死宝宝了。

来到专案组,大家一起分析案件的线索,找到了那个被囚禁了几年的女孩王诗诗,但是嫌疑人被杀了,并且没留下任何的线索,除了一张落款为darker的通知单。看见通知单,罗飞的心情很复杂,他闭上眼睛都可以描绘出通知单的样子,熟悉的手写仿宋体,熟悉的牛皮纸,还有…….熟悉的落款。事隔十二年之后,罗飞又再一次的看见了熟悉的通知单,可是回头看看,早已经物是人非了。当初的三个人,最后只剩下了罗飞自己一个人度过这漫长的岁月。

在咖啡馆里喝着酸奶等薛天的时候,罗飞的心情是很差的。十二年前的旧事有随着通知单的出现从脑海深处翻滚而出,那些事情不断的折磨着他脆弱的神经,本来就不稳的精神世界遭到了冲击,而梦中的情境又使他困惑,薛天的出现又非常的巧合,让罗飞不得不深思。几种情绪交织着,罗飞觉得他应该是需要一个心理医生了。“别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不管是darker还是薛天,时间总会给你答案的。”里世界的第二人格察觉到了罗飞的不稳定跑出来安慰他。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罗飞的肩,他扭过头去,没看见人,果然在反方向看见了薛天,罗飞有点无奈,很想问一问薛天几岁了,还玩儿这么幼稚的游戏。

“薛先生今年贵庚啊。”罗飞还是把话问了出来。

“二十三。”唔,二十三,那么十二年前就是十一岁,年龄对不上啊。

“年轻有为,哪里毕业的?”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就算是说到了这么让人感到骄傲的事,薛天的面上还是一片平静,不得不让人说一声好涵养。

“厉害!”除了夸奖,罗飞也想不到要说什么了。幸好理智还在,以上次薛天留下的理财账户为切入口,顺势的清薛天帮忙理财,罗飞想的可好了,清薛天帮忙理财,即能加强与薛天的联系又能赚钱,简直是双赢,罗飞不禁为自己的智商点个赞。可是薛天不是演员来照着罗飞的剧本来演戏,“你知道我为客户做投资最低限额是多少么?一百万,美金”竖起的手指好看极了,罗飞却没有心情欣赏,只是觉得尴尬。“不过我可以帮你,谁让你上次帮过我呢。”神色中有着恶作剧成功之后的愉快。“谢谢,想喝点什么吗?我请。”“不了,我还约了客户谈事。”薛天像来的时候那样迅速的走了,走之前还不忘吧桌子上的钱揣上。“唉,我也是客户啊。”喝了一口酸奶,罗飞不得不承认,他被一个小了一轮的人恶作剧了,薛天果然是一个有趣的人,被他这么一弄,郁闷的感觉都没有了,好像不需要心理医生了,罗飞晚上睡觉前这样想着。

 

 

“早上好!”晚上睡的好早上精神好的罗飞走入了专案组办公室,可是大家好像精神偶不搞的样子,“怎么?还没有找到线索?放轻松,至少我们救了一个人,我相信,darker一定会被抓住的。”罗飞看大家精神都这么饿不好,连忙给大家灌心灵鸡汤。“闭嘴!干活!”韩灏走了进来。

专案组追查到了曾经的民工子弟小学的幸存者杨钒,在审问下发现杨钒不是凶手,是darker故意让他出现的。接着他们有调查打给杨钒的手机号码,而尹剑却发现这是他初恋的手机号码,在大家的追问下说出了初恋沐沐现在在监狱里,而且是尹剑自己把沐沐送进了监狱,因为沐沐涉嫌犯罪,抢劫以及组织卖淫。罗飞在尹剑和沐沐约会的公园里的长椅底下发现了darker故意留下的手机,经过查找发现了手机的失主季芳,罗飞和熊原一起去找季芳,不料季芳看见熊原情绪激动,甚至对熊原动手。原来季芳的丈夫是熊原曾经抓捕过的犯人,在抓捕的过程中,熊原因为失误导致了季芳丈夫不孕不育,熊原对此感到非常的愧疚。

季芳交给专案组一张纸,罗飞和穆剑云破解了纸上的数字“代码如风”,“代码如风”真名叫做马峰,是曾日华曾经的同窗好友,韩灏和曾日华去找到了马峰,马峰揭露曾日华曾经偷了他的源代码才得以当上了警察,并且要求韩灏处罚曾日华才会把收到的信交出来。马峰交出来的信中有两组医院病例的代码,属于梁音,是两份堕胎手术报告。罗飞追查寄信人,发现地址是别墅区,罗飞、穆剑云和曾日华来到地址所在地,再一次的见到了薛天。从薛天提供的资料中发现了穆剑云在国外学习时的教授常彬,穆剑云看见常彬的名字态度异常,罗飞直觉这里面有线索,在罗飞的询问下穆剑云讲述了和常彬有关的事,曾日华查到了常彬的住宿信息,他们追过去在常彬房间的楼上发现了季芳丢失的手机和十二个装着人体组织泡着福尔马林的瓶子,尹剑想起了警局几年前没破的案子,darker找到了他们并执行了处罚。

到此为止,专案组中只有韩灏和罗飞没有被查,韩灏非常的怀疑罗飞,认为他和darker的思考方式是一样的,和他进行了争论。罗飞觉得这一次是darker的一次向警方的炫耀,只有韩灏和他自己幸免。其实罗飞和韩灏都没有逃过去,并且他们俩才是darker的重点目标,只是当时他们不知道而已,到了知道的时候,一切都太迟了。很久以后罗飞回想起这段时间才发现好多事都是注定了的,谁都改变不了,他们俩的结局早就写好了的。

处理完所有的事情之后,罗飞觉得异常的疲惫,回到家里发现头疼欲裂,吃了止疼药都不管用,发着烧昏昏沉沉的倒在床上。人在生病的时候总是爱多想,如果是平常的时候,罗飞是不可能会回忆过去的,毕竟那些回忆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

罗飞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梦,因为他看见了已经去世多年的妈妈,她还是那么的美,美得好像整个人都好像在发光。她笑着喊罗飞去吃点心,她说:“飞飞,过来呀,你不是说想吃妈妈做的桂花糕么,快来吃呀!”罗飞看见还很小的“自己”高兴的跑过去,在女人的嗔怒中把一整盘桂花糕吃掉。于是罗飞就知道是在父亲找小三的事情还没有爆出来的时候,在那之后,他的妈妈就再也没有这样欢快的笑过了,直到她终于受不了丈夫的花心而丢下还未成年的儿子从楼上跳了下去。罗飞看见梦中犹自晓得高兴的妈妈,突然不想醒来了,如果时间永远的定格在梦中的时间,那么以后的一切悲剧都不会发生,那些来到他生命中又转身离去的人就都不会遇见,多好,罗飞对自己说。

“是谁在等待,罪若花开,孤寂化做了生命,死亡化成了尘埃。有谁在等待,罪雾盛开,十二年一个梦,梦只会醒来。”手机的铃声把还在睡梦中的罗飞叫醒。“喂,是啊。怎么了,现在中午了?好的好的,在哪里?好的我马上,你先去等我,我马上就来!”挂了电话的罗飞表情复杂的看着手机,想着电话对面的人。多亏了这个电话,要不然罗飞可能就这么睡过去了,不会醒来。自从那件事之后,医生千叮咛万嘱咐的说不要想过去的事,不要回忆,不要被不好的情绪控制,谁知道昨天因为有点发烧,又累了两天之类的事情让罗飞自己构建的精神屏障自己破碎了,差一点就被负面的情绪控制了一觉睡过去不醒来了。所以无论是谁打的电话,罗飞都很感激他。可是为什么是薛天呢?上次精神世界差点崩溃也是因为薛天才安静下来的,再加上这一次,由不得罗飞不怀疑了,薛天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每一次都恰好出现在罗飞差点崩溃的时候,把他从地狱里拉出来?罗飞一边费脑子的想着,一边速度的收拾好自己出门赴薛天的约。    

 

罗飞和薛天的见面越来越频繁,差不多一个星期就要见两三次,要是遇见案子或者罗飞又出了什么幺蛾子,见面的次数还会上升。每一次的见面也没什么事情谈,就是两个人斗斗嘴,或者是漫无边际的闲聊,要不就是薛天拿着IPAD上网,罗飞看着薛天上网。这种情况很不对,两个大男人次次约见面不谈正事。但是罗飞和薛天都下意识的都当作不知道,继续着“约会”。连穆剑云都说他们两有情况,小情侣都没有这么黏糊的,见面还不够,还动不动的电话聊天,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好聊的?需要这样。还有薛天对罗飞太好了,没钱给钱,罗飞查案薛天就提供线索,罗飞一个电话就可以把薛天拉来当免费司机,还二十四个小时待命。真是,当初二队长追我的时候偶没有这样!傲娇的穆剑云这么想着也在一次例会中提了出来,罗飞还当穆剑云想多了。说:“二队长怎么能和薛天比呢?”韩灏立时就表现出来不高兴了。“我说,你们不会以为周浩就只会拍马屁吧,没一点能耐他能当队长?”大家的兴趣就被转移到了周浩的身上。

“说实在的,我怎么都找不到二队长的能耐在哪里,一直都被我们耍。”玩着骷髅的梁音开口道,“对啊对啊。”尹剑和熊原也附和道。“哈哈,你们被二队长骗了吧,说实在的,不是我上网黑进了档案室,看见了二队长的履历,我也这么觉得!”曾日华玩着电脑说道。“什么?二队长还有什么机密?快念念!”梁音激动的来到曾日华的身边。曾日华看见队长没有阻止的样子就在电脑上打开了一份文件开始大声的读了起来。“周浩,男,朝阳分局刑警支队二队长。18岁考入陆军学院,毕业后加入特种部队,担任狙击手。28岁因伤退役,在部队期间曾获个人二等功一次,个人三等功三次,团体三等功两次。”

“哇塞,原来二队长这么牛啊,没看出来,狙击手耶。”梁音不敢相信的说,大家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等一下,因伤退役?什么伤?”穆剑云很感兴趣的问到。“这上面没提,等一下,我查一下,有了,是PTSD。”曾日华在电脑前噼里啪啦一场给出了答案。“PTSD?怪不得我都没有见过他拿枪的样子,现在他能继续当警察都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穆剑云恍然大悟的说道。“阿姨,你说清楚一点好不好,PTSD是什么啊你就知道了!”梁音表示不干了,都再说什么鬼啊。

“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穆剑云很有心理学专家的范儿的说道。

 “还是不懂,阿姨,就不能说的通俗易懂一点么!”梁音抓狂的在桌子上抓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好吧,通俗点说就是周浩在部队里的时候受到了精神上的伤害,有精神上的疾病,所以他才退伍的。不过我现在觉得他也是够了不起的,有PTSD还敢当警察,有勇气。唉,还有,你们以后没事就不要去欺负他了,万一他一生气,你们就惨了,说实在的,能够容忍你们,这忍耐力也是绝了,不愧是当过狙击手的人。”穆剑云越说越对周浩感到佩服。

 “还是不懂,不过听你的话觉得二队长好厉害,真是有点晕。”梁音还是觉得好深奥。

“行了,别说周浩了,我们刚才不是说罗飞和薛天么?怎么话题就转到了周浩了?罗飞,咦,罗飞呢?”韩灏转移话题道。

“队长,刚才你们在谈话的时候,飞哥悄悄的走了。”熊原依旧很耿直的说道。

 

成功溜出来的罗飞表示自己干得好,其实穆剑云说的那些罗飞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去认真的想,过人的第六感告诉他,答案并不是他想要的,它会让一切走向一条不知道终点的路。而且那个人是薛天,不管是梦中的仲云还是现实中的薛天,他都不想拉他走向这一条不知方向的路。

 

评论(1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