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撒

我见过你(完)

年前最后一更~~
结束了和薛天的又一次的“约会”之后罗飞回到家,对着满屋的寂静忽然很想喝酒,从酒柜里拿出几瓶三姑送的不知名的酒,罗飞来到了阳台上坐在躺椅上看着星空,罗飞觉得今夜的星星特别的亮,亮得好像薛天的眼睛,一闪一闪的,美极了。罗飞第一次清楚的、仔细的、认真的思考一个问题,关于他自己和薛天的问题。
不可否认的是,薛天确实生的极好,那是一种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是美好的存在。轮廓分明的脸、有型的剑眉,大眼睛还有深深的双眼皮,鼻梁挺直,好看的唇边带着笑,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随便走到哪里都能吸引一堆姑娘,或许还要包括一些男人,罗飞承认,他被薛天吸引了,他对薛天 起了心思。真可笑,在面对穆剑云这么一个专业的心理专家他都死咬着不承认,但是在这么一个孤独寂静对的晚上他终于承认了,承认了他罗飞对薛天存有爱慕之情,承认高渐离将军最终还是爱上了仲云王子。
在与薛天的接触的时间里,罗飞梦中的情境不再是一尘不变的了,他总是断断续续的梦到“将军”和仲云王子,梦到他们之间相处的景象。初见时,将军捉拿反贼,反贼慌不择路跑到了外国使馆区,将军追了过去,他在那里看见了正在练习剑法的小王子,被反贼捉为人质的小王子明明很害怕却把腰杆听得笔直,冷静的配合将军把反贼捉拿归案,看着小王子抿紧的唇,将军第一次对一个外人感到了一丝好奇。再见时,面对一群人的针对,小王子冷静机智的 用分化的方法让一群人内斗,最后还得到了所有人的感谢…………..
那些梦中将军与小王子相处的情形告诉罗飞,将军对小王子不是没有感情的,但是却在第一个梦境中拒绝了小王子。这是罗飞怎么也想不通的,可惜他的梦境总是断断续续的,只有小王子和将军,罗飞从梦境中得不到有用的线索。呃,扯远了。总之,罗飞成功的弯了,不知道是被梦境中的小王子掰弯还是被现实中的薛天掰弯的,反正罗飞就是弯了。
对于自己弯了的事实,罗飞接受良好,但是那个人怎么会是薛天呢?不提梦中的小王子,就是在现实中的薛天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直男,还偏爱大长腿,从第一次见面时薛天就说过自己不 是Gay。所以喜欢上这样的薛天,罗飞不禁为自己鞠了一把同情泪。
不能喜欢薛天的理由不仅是薛天是个直男,重要的是罗飞怀疑薛天的身份不仅仅是个理财师这么简单,他可能和darker有关。首先,出现的时间很可疑,薛天出现的时间是和darker出现的时间是重合的;其次,在李家实案、民工子弟小学案等的案子中都有薛天的身影,当专案组的调查陷入了死地之后罗飞总能在薛天那儿得到新的线索;最后,薛天对darker非常的感兴趣和非常的了解。所以罗飞认为薛天一定是和darker存在某种意义上的联系。也许就连和罗飞的相识,都是薛天计划好的。所以罗飞才要为他自己刚刚意识到的的爱情的种子还没发芽生长就得自己把它捂死而感到悲哀。所以他才会对专 案组的组员们和他自己死不承认对薛天的感情。也许是孤独的夜晚让人多想,罗飞第一次正视自己的感情,虽然是一段结局注定无果的感情,但是在十二年之后还能为了一个人心动,这种感觉还不错。对于这段感情,罗飞想了一晚上,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就这样吧。
薛天最近有点方,这个感觉来自于他的“好朋友”罗飞。最近薛天还是和罗飞频繁的见面,这些日子以来薛天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没事的时候在咖啡馆点上一杯咖啡和酸奶等着那个经常迟到的人,然后和他聊一聊他最近的投资和darker最近又出现了,如果自己有时间而罗飞又不忙的时候一起去吃晚饭,要是吃完饭还有空的话就会叫上罗飞会家里下会儿棋唱会儿歌,一天就这么过去了。这样平静安详的日子过得让人 安逸,安逸得薛天几乎忘了他和罗飞注定的宿命。薛天对罗飞的感觉非常的复杂,不管是十二年来不间断的关注还是最近和罗飞交朋友的相处,都让薛天对罗飞产生了复杂的感情,老师口里的罗飞和现实中的罗飞相差甚大,但是在某种本质上有极其的相似。这种对比让薛天对罗飞产生了过多的情绪,投入了太多的注意,这是非常危险的,薛天清楚的知道,遗憾的是薛天并不想停止。从计划与罗飞相识到现在,薛天不敢说对罗飞百分百了解,但是罗飞大概的情绪和想法还是能把握住的,但是最近罗飞变了,薛天从罗飞的眼睛里看到了太多的不确定和怀疑,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的存在。怀疑薛天能理解,薛天出现的时机这么巧合,还隐隐约约的给罗飞提供了那么多的线索,罗飞要是不怀疑的 话罗飞就不是那个让老师推崇备至的罗飞了,但是不确定和其他的情绪的存在就让薛天读不懂了,事情好像走向了一条不可控的道路,罗飞和薛天都心知肚明,但是他们两个都没有做出什么来阻止,而是眼睁睁的看着它向着不可知狂奔而去。
罗飞很心塞,虽然早就知道薛天是一个非常容易让人喜欢的人,但是亲眼看见还是觉得略微的心酸。专案组的聚会中,和薛天有接触的曾日华提议叫薛天一起来,大家都没有反对。薛天不愧了他精英的名头,以来就和大家打成了一片,和穆剑云聊时尚;和梁音聊最新出的恐怖电影;和曾日华约定下一次一起出去野营;和熊原聊拳击和散打;和尹剑聊芥川龙之介;和韩灏聊香烟和雪茄的品牌和口味;和周浩聊不同狙击枪 的功能。至于专案组的聚会周浩为什么会来?拜托,韩灏和周浩之间的那点事已经是全警局都知道的了,已经是一个大家一起聊天时都不会拿出来说的老梗了,周浩默认为专案组的家属了。一顿饭吃完,大家已经和薛天混熟了,已经开始约定下一次的聚会了。
“罗教授,你最近是怎么了,感觉像是撞了鬼一样,还有啊,你那是什么眼神?这么盯着我我怕晚上做噩梦啊。”在送罗飞回家的路上薛天问一上车就将沉默进行到底的某人。“没什么,我有一些事情想不通,正想着呢。”罗飞有气无力的回答。“呦,是什么事啊?竟然能难倒我们聪明的罗教授,我来猜一下,是关于我的事。”虽然是疑问的句式但是薛天说得很肯定。“对啊,就是关于你得事。”罗飞终于正视薛天了,“有什么事不能问 我啊,我保证,但凡是罗教授问的,我知无不言。”薛天俏皮的说。“不用,解题最大的快乐不是得到答案,而是寻找答案的过程。”罗飞紧紧的盯着薛天英俊的脸,嘴里的话怎么听都意有所指“那罗教授你就慢慢的想吧,对了我最近都没有时间,要出差一个月。”薛天平淡的说,手却用劲的抓住方向盘。“好的,我知道了。”车里一时又陷入了沉默。
薛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到罗飞淡定笃然的表情会觉得不高兴,总是想要做点什么来打破罗飞的平静的表象,但是每次的试探都被罗飞连消带打的,最后郁闷的总是自己。薛天怀疑罗飞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这次的离开就是为了把事情理清楚,至于为什么需要一个月?薛天表示:我乐意,你咬我啊!
     罗飞表示薛天现在也是挺难懂的,一直不高兴,也不知道在不高兴些什么。有时候罗飞会觉得也许薛天也是喜欢他呢,也许薛天对自己也是抱着同样的感情呢?但是这些也许在薛天的那些个个大长腿的“女朋友”们的情况之下也只是也许,罗飞根本不能相信要是薛天知道了自己的心思会是怎样?是当作不知道?还是…….老死不相往来?罗飞就只有当作不知道,继续和薛天以朋友的名义相处下去,这样好歹能和薛天经常见面,罗飞苦中作乐的这样想着。
穆剑云在薛天的家里找到了一张前警察局副局长薛大林的照片要求提审薛天,罗飞来不及提意见韩灏就答应了,面对着大家不信任的眼光下罗飞还是执着的申请了去审问薛天,韩灏看了 罗飞良久,答应了,但是要求要在穆剑云的陪同下。
薛天被提审的时候是茫然的:“我是darker?我说你是疯了还是傻了?我是darker?啧,你是不是最近又没钱了?想出这么一辙,让我给你送钱来,让我给你拿来。”说着就要摸钱包,到现在薛天都还以为专案组的人在开玩笑,认为这是一个恶作剧。
“我没跟你开玩笑,为什么这么多次在darker的犯案现场你都会出现?为什么有这么多和案件相关的人你都会认识?为什么连警察都不知道的信息你能脱口而出?我需要一个解释。”看着穆剑云明显看好戏的神情,罗飞只有自己来问,看着薛天的眼睛,罗飞又那么一瞬间想要拉着薛天跑掉,跑到天涯海 角,不用管这些事情,可是不行。
“怎么解释?巧合?呵,我这个人对法律、公平压根儿就不太关心。我脑子里面每天只想着一件事儿,那就是如何赚更多的钱。人这一辈子,活的很短的,吃喝玩乐我都来不及呢,我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儿,我干嘛啊。”似乎是确认这不是开玩笑,而是一堂审讯,薛天的神情变了,不再是面对朋友的亲切友好,而是面对对手的谨慎。罗飞看见薛天的表情,喉咙像堵着什么东西,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要是觉得自己这么聪明,解释一下这个。”看着罗飞的样子,穆剑云暗道不好,只有自己上阵了,拿出那张在薛天家里找到的薛大林的照片问道。
“你们可真是我的好朋友啊,我好心 好意把你们叫到我家里面去避难,反过来调查我?”薛天的神情更冷了,话里也带有了攻击力。
“你话真的是太多了。好,你不想解释,那我告诉你。她说darker杀掉的第一个人,418案中警察副局长薛大林。我想你对这个名字一定不陌生,他出现在你或者你老师的第一张通知单上,我很能理解,像你们这种吧杀人当游戏的人一定很珍视自己的第一件作品。我来帮你回顾一下,被害人死于自己家的客厅里,全身有多处利刃伤口,致命伤,在脖颈处,由于切断了大动脉失血过多而死。案发当日,死者是一个人在家,妻子出差在外,案发时间,二零零二年………”看着薛天无动于衷的样子,穆剑云继续说道。
      “四月十八日,凌晨三点。”薛天接下了穆剑云的话头。
“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罗飞激动的问。
“其实我和你们一样,甚至比你们还恨darker。因为这照片上的人正是我父亲。”薛天神色黯然的说道。
“薛大林是你父亲!”罗飞激动的问,看见薛天的眼神后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朵。
“你怎么证明?”
薛天从钱包里摸出了一张自己和薛大林的合照,递给罗飞,罗飞和穆剑云看了之后神色有些颓然。“那为什么在邓烨遇刺的当晚你不在家?”
“昨天是我爸生日,你说的那个人遇 害的时候应该是昨天晚上吧。我去给我爸过生日去了,每年都这么做。他的墓地就在东郊公园。这个,是给我爸买的鲜花儿;这个,是我爸爱吃的饭馆,我给他买了只烤鸭;还有这个,是我给我爸买的生日礼物,一块儿劳力士手表。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吗?”薛天又从钱包里摸出了几张发票。
“对不起。”在送薛天出门的时候,罗飞对薛天说。“没关系,你们也是尽忠职守嘛。”薛天笑着着说。但是他们俩都知道回不去了,这次的事情变成了一根刺,狠狠的扎在了薛天的身上,他们大概再也不能一起喝着酸奶和咖啡聊着天了,薛天再也不会对罗飞笑得那样好看而不加防备了。“再见,罗飞。”薛天最 后说道,看着罗飞的神色莫名。
大家都以为误会了薛天,穆剑云还要求罗飞去帮自己给薛天道歉,暗算当沃顿学院的邮发过来,上面表示学校确实是有一个中国来的叫薛天的学生,但是邮件上的那个人却不是大家认识的这个“薛天”,.专案组的人跑到薛天家里去逮捕的时候发现“薛天”已经跑了,大家都很生气。罗飞感到非常的难过,他终于明白薛天说的再见是什么意思了。从今以后,罗飞饿薛天就已经死了,他的再见是与过去告别,与罗飞告别,与和罗飞相交的薛天告别。罗飞当天晚上跑到酒吧里喝得酩酊大醉,最后,他抱着穆剑云哭了,他说:我把我的薛天弄丢了,我把我的小王子弄丢了。
罗飞再一次见到薛天是在一个天 台上,薛天打电话约的他。罗飞看到薛天在一群穿比基尼的美女的环绕中,像极了花花公子。罗飞把他带到了警局里,但是罗飞觉得根本没什么用处,这么长的时间足够薛天把一切不利于他的证据都抹消,那些真的假的证据都会按照系统的意志来选择性的呈现在警方面前,区别只是薛天想不想让警方查到,想让警方查到什么而已。明明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罗飞还是把薛天带回了警局,因为罗飞想多和薛天相处一会儿,他知道,他和薛天的缘分大概就到此为止了,他们俩再也没有什么以后了。
时间总是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它总是安安静静的溜走,当你回头看去,才发现,咦,原来已经这么久了。罗飞去看了孟云,这是他十二年来第一 次去看她,他以为或许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去看她的。可是一天早上醒来,罗飞忽然很想去看看她,他去了。站在孟云的墓前,罗飞发现他好像已经不太记得孟云的样子了,原来一转眼就已经十二年了,罗飞已经从一个雄心壮志的优秀的警校生变成了沉稳的罗教授,墓碑上的孟云还是那么的年轻好看,她已经不会老了,永远的活在了二十二岁。“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爱上一个人了,大概要守着关于你的回忆过一辈子了。可是后来我遇见一个人,他叫薛天,是个理财师,我好像….爱上他了。可能是我这个人命不好吧,好像我爱的人最后 都会离开我,妈妈、你还有薛天,我总是会把你们弄丢。大概是上天在警告我,不要对别人产生过于亲密的感情,结局都是注定的,无论我怎么挣扎,都逃不过。”罗飞对孟云说了很多的话,直到夜幕降临,他才回了家。
罗飞的日子还是一样的过,还是有很多很多的案子,里面还是有darker的参与,那些触目惊心的案件一件一件的上演,那么多的人做了坏事却逃过了法律的惩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韩灏还是继续了他的逃亡路,他想亲手抓住darker然后再自首,罗飞知道的。然后随着韩灏的逃亡,一次一次的逃脱法律饿围捕,周浩也越来越沉默,行事的风格也越来越像韩灏。大家看在眼里,也只能干着急,什么也做不了。罗飞本来因为薛天的出现越来越稳固的精神 世界有开始不稳了起来,看多了太多的恶劣的案件,罗飞开始动摇,他开始怀疑自己的信念的正确性,甚至开始出现了幻觉症。专案组的人只以为罗飞是因为薛天的事情才变得越来越沉默,他们不知道罗飞天天都在受到幻觉的折磨,有很多次罗飞都想着就这么睡过去不再醒来。多亏了薛天偶尔的电话,罗飞才能坚持着醒来。虽然薛天自天台后就没有出现,但是他还是关注专案组的,每到专案组的调查陷入死角之后他总会打电话给罗飞提供信息,帮助调查,就是靠着这些并不长的电话,罗飞才没有被幻觉控制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
穆剑云是第一个察觉到罗飞不对劲的人,她约罗飞去了经常去的咖啡馆,“罗飞,你……..最近有点不对劲。”穆 剑云试探道。“你看出来了?也对,毕竟你是专业的。”罗飞说出的话中携带的信息让穆剑云觉得心惊胆战“是什么?”“幻觉症,放心,老毛病了,我还控制的了。”罗飞回答得漫不经心。“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快要控制不住了,对不对。”“放心,还没有抓到darker,我不可能让它控制我。”“那在抓到darker之后呢?罗飞,你的人生就只剩下了抓darker这么一件事了?一定要是薛天?别人都不可以?我不可以?”“啊,你只知道了啊,抱歉,你是个好姑娘,会有很好的人来爱你的。”罗飞诧异穆剑云的敏锐。到最后,穆剑云也没能说服罗飞,也只有答应罗飞帮他瞒着专案组的其他人。
罗飞再一次的见到薛天是薛天主动约的他,还是在那个天台上,罗飞问他为什么每次都是天台?他说,高大 上。看着薛天格外认真的脸,罗飞最近第一次笑得开心。然后薛天给了罗飞一张照片,上面是孟云和薛天。罗飞表示受到了惊吓,整个人都不好了。好像虚空中一大盆狗血朝他泼来,所以这是我爱上了我的小舅子的家庭伦理剧么。“罗飞,罗飞你怎么了?”薛天问,“没什么,所以说你是孟云的弟弟,你来接近我就是为了调查你姐姐的死跟我有没有关系?”罗飞连声问道。“是的,我少年时的梦想就是离开父亲和继母和姐姐生活,可是后来姐姐死了,你是她男朋友又是案子的证人,所以我才来接近你。”薛天的脸照旧英俊的让人心动,罗飞努力的想要从他的脸上寻找到和孟云相似的痕迹。气氛一时陷入了沉静。“你喜欢我吧,罗飞。“薛天用肯定的口吻说,罗飞却语塞。”丁丁丁丁“电话响了,是专案组 打来的电话,罗飞从来都没有这么感谢darker,感谢他让自己从薛天的问题中逃脱。”专案组有事,我先走了。“罗飞转身离开,也忽视了那个问题,第一次什么解释都没有就把薛天一个人丢在了天台上。
薛天觉得今天的罗飞有点不对劲,因为在他的计划中,罗飞不该是这样的反应。就算被告知现在喜欢的人是已死去的前女友的弟弟,他也不会是这种反应。就薛天所知道的罗飞来说,是不可能用专案组有事这种话来逃避的,也不是那种不敢承认自己感情的人。罗飞现在的表现更像是在极力的隐藏和控制着什么。薛天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晚上,薛天迁入了罗飞饿房子,一进去,扑鼻而来的就是一股血腥味。 “谁?”罗飞非常的警惕,“是我。你怎么了?这么大的血腥味?”薛天回答道,看见罗飞躺在床上,手上包着纱布。“没什么,受了点伤而已,你怎么来了?”罗飞轻描淡写的把受伤的话题带过反问薛天。薛天苦笑,即使罗飞受伤了也还是罗飞啊。“我去见了穆剑云。”薛天又说到,“所以呢,你想说什么?薛天。”罗飞问,是啊,想说什么呢,薛天问自己。“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又幻觉症,不应该这么刺激你。”罗飞又幻觉症的事还是薛天告诉穆剑云他一罗飞喜欢他的事来刺激罗飞的时候穆剑云生气了才说出来的。“不用说对不起,我的病不关你的事。”罗飞冷漠极了,好像不想多说什么。薛天走近罗飞便被罗飞一手拽到床上翻身压下。“你来干什么?难不成是特意来献身的?”罗飞戏谑的问。“幻觉症真的没 法治疗了?”薛天本来还想挣扎,听到罗飞一声忍痛的闷哼之后放弃,但是没有放过罗飞。“为什么要治?”罗飞反问,薛天沉默。过了一会儿罗飞在薛天的耳边说:“我的确是喜欢你得,薛天!”薛天感到很诧异,不知道罗飞为什么又不逃避这个问题了,罗飞接着说:“我们一起走吧,一起离开这个城市,无论去哪里都好,好不好?”薛天听着罗飞在自己耳边的低语,里面带着罗飞难得的脆弱与恳求,薛天不得不承认,自己动心了,可是仅仅是动心罢了。罗飞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薛天的答案,心一下子就凉了。“陪我睡一会儿吧,薛天。”薛天没有拒绝,罗飞就安心的睡着了,这是罗飞近几个月来睡得最好的一觉了。第二天早上罗飞醒来发现薛天早就走了,如果不是床上的痕迹表明昨天晚上确实是有 人来,罗飞还以为又是一场幻觉。
韩灏死了,死在了他最爱的周浩的手里:周浩杀了韩灏,一枪正中心脏,没有让韩灏多受一点痛苦。周浩在按下扳机的时候想起了与韩灏的初见,记得是自己先伸手说,我是周浩,请多指教。真好,我们两个之间是由我来开始的,那么就应该在我的手里结束。韩灏是带着笑走的,死在了自己最爱的人的手里,韩灏有什么不笑的理由?罗飞们冲上来的时候只看见周浩神色木然的抱着韩灏已经没有呼吸的身体,看见了他们,周浩淡淡的说,韩灏死了。罗飞一瞬间开始干呕,眼泪不停的往外涌,不知道是为了韩灏和周浩还是薛天和自己,罗飞也搞不清楚。韩灏死了,周浩却很冷静相较与专案组的组员们来说。罗飞被派去跟周浩谈心,周浩看见他就 说:“放心吧,我没事,darker还没有抓住,韩灏的遗愿还没有完成,我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想不开自杀殉情,我还有给韩灏的妈妈养老送终呢,不把这些做完了,我死了韩灏大概也不会见我的。”罗飞被堵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也许是因为韩灏的死亡,也许是因为其他,罗飞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已经到了需要双倍的抑制剂才能冷静下来的地步了,罗飞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继续撑下去了,他已经开始混淆幻境和现实,分不清楚真假,视觉、嗅觉、味觉、触觉已经开始麻木,一点点的开始感觉不到外界,沉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情绪也越来越不受控制了。罗飞发现自己记不得前一天的记忆时对自己说,该结束了。罗飞冷静的把专案组的工作像往常一样布置下去,自己去找薛 天。后来,据穆剑云说,他们找到罗飞的时候罗飞是和薛天一起的,他们两个倒在了血泊中,薛天已经没有呼吸了,据现场的调查来看,是罗飞杀了薛天。为什么是据说呢?因为罗飞完全的没有那一段的记忆了,罗飞控制不了了。不过这样也好,罗飞想着,好歹是有了个结局。罗飞去了曾经和薛天常去的那家咖啡馆,照旧点了一杯咖啡和一杯酸奶坐了一下午。然后去了一家曾经非常想喝薛天一起去的饭店饱饱的吃了一顿,晚上回到家里,睡觉之前,罗飞把手里的抑制剂全都吃了,躺在床上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不会醒来的梦……..

高渐离是个将军,是个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将军;是个脾气喜怒无常的将军。所以大家都尊敬他,也畏惧他, 包括现在坐在皇帝宝座上的小皇帝。小皇帝是老皇帝的儿子,而老皇帝对高渐离有恩,高渐离是罪臣之后,老皇帝救了他,把他送入了战场,自十五岁起,高渐离东征西讨这么多年,不管别人怎么说,老皇帝都一直相信着他。不为什么,就为了这一份相信,高渐离不禁起了士为知己者死的豪气,这么多年高将军在外征战,老皇帝在内施政,一起把国家建设的无比强大,四方来朝,海内外无不臣服。本来如果日子就这样下去也挺好的,可惜老皇帝身体不好,临死之前把还非常稚嫩的小皇帝托付给了高渐离。高将军护着小皇帝就这么几年过去了。
自从老皇帝死了,高将军的名字就没有人提了,说到高渐离。都以将军代称,久而久之,大家都称将军,反而把 将军的姓名忘了。小皇帝对将军即敬且畏,敬的是将军的百战百胜与几年的维护;畏的是将军喜怒无常的性格还有手中的军权。小皇帝逐渐的长大,有了自己的小心思,又有人在旁说一些有的没的,渐渐与将军疏离;本来如果小皇帝直说的话,将军就会答应的,因为将军就不是一个有权利欲望的人,但是小皇帝这么做,将军有些失望,兼之想看看小皇帝的本事,就渐渐的和小皇帝形成了相争的格局。
将军本也是成过亲的,可是年轻时在外征战,媳妇在家熬不过把自己熬死了,后来老皇帝死,小皇帝接位等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就没在续娶。将军对这些也不太在意,所以就一个人过了这么些年。
     将军见到小王子的第一面就觉得小王子有意思,第二次的见面更加重了这种想法,后来与小王子渐渐相熟,知道了一些事,对小王子的感觉越发重了。小王子来自一个西南小国,名义上是因为仰慕文化所以来到都城学习,其实就是所谓的质子,表达臣服的棋子,这样的小国王子还有很多。但是小王子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是他并不是太子,他们的皇后在送质子的时候以太子身体不好为由就把身为二皇子的小王子送了过来。小王子名为仲云,可是将军却一直唤他为小王子、小王子。
将军和小王子日渐熟悉,春天,一同看着柳条抽枝、桃花吐蕊,草长莺飞,一片勃勃生机景象;夏天,一同在房顶饮酒,仰望星空,对着月色说着说不完 的话;秋天,一同去郊外看一片丰收景象,一起饮酒赏秋月;冬天,一同在室内赏白雪皑皑,梅花芬芳。小王子渐渐的融入到了将军的生活中,成了将军生活的一部分。将军渐渐的对小王子起了不一样的心思,庆幸的是小王子大概对将军也抱着同样的心思。又是一年秋月,小王子向将军诉说爱意,但是将军不能接受,因为当时将军与小皇帝的争斗正是激烈的时候,这时候是决计不能传出什么不利于将军的事的,所以将军只有忍痛拒绝小王子,想着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了再去向小王子说分明。
小王子被拒绝后,启程回了国,将军知道时还感到庆幸,为避免小王子在争斗中受到伤害,回国正是好时候。将军决定一切都解决后就去找小王子,然后便一起浪迹天涯四海为家,相信小王 子一定会高兴的。又几年,将军与小王子达成了共识,将军终于可以去寻找他的小王子了。可是到了小王子的国家的时候却听说二皇子发动叛乱,最后被现在的王镇杀,尸骨无存。怎么可能呢,将军一点都不相信,他的小王子根本对于权力就没什么欲望,怎么会叛乱呢,想必又是一场权力的争斗吧。
将军不相信小王子已经死了,他找遍了整个国家,都没有找到小王子耳朵踪影,最后找到了曾贴身伺候小王子的奴婢,确认了小王子已经死了,并且尸骨无存。那个奴婢也是认识将军的,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一见到将军,就哭号着哀求将军为小王子报仇。
将军回到了朝廷,领兵征战,带领着军队踏入了小王子朝思暮想的故乡, 那个在小王子口中无比美丽的地方。攻破王庭,抓住了现在的王和太后,他们哀求将军并献上大批宝贝妄图得以保命,将军冷笑,说,既然小王子已经不在了,那么他们也应该陪葬!这整个的国家,都应该为小王子陪葬!小王子不在了,这个国家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将军带着在乱葬岗找到的小王子的尸骨漂泊四方,去了一切小王子曾经想去的地方,最后停在了小王子的故乡,这里早已成为另一个国家。将军死前仿佛看见那年的小王子,小王子说:“将军……我心悦你!”然后他听见自己说:“正好,我亦思慕你。”

评论(9)

热度(21)